五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20:45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疫情期间,不少人谈及你中国红会副会长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需要告诉大家,需要我们用提案、日常讲座等各种方式去推动改革,让全国两万多名各级红会工作者、百万名志愿者,挺起腰杆去做我们期待的事情。挨骂时如果闷着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,一片委屈,挨骂完了一切没变,那下次会继续挨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也就是说慈善机构也是“弱势群体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及我们最应该从此次疫情学到什么,白岩松说,政府决策者在决策时要听取专家意见,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这个启示非常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与17年前比,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挨骂时如果闷着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,那下次会继续挨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疫情报道,媒体界需要思考和改进的地方,还有很多。这些年来我们天天探讨新媒体、融媒体,但问题是,我们还有多少记者会提问?还有多少采集事实的能力?我们是不是这个社会最好的记者?我们有多少人能坚持一辈子不提拔就做一个好记者?媒体也应去思考,不管新媒体旧媒体,还是未来新型媒体,专业精神是永不过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高度重视慈善机构在重大突发事件中的应急响应,因为它是舆情、是民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最开始有人骂我,说我是红会副会长拥有权力,说我拿了红会多少钱。其实并不像大家骂的那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17年前你全程参与了SARS的报道,此次又全程参与了新冠肺炎疫情报道。你如何评价此次疫情中的政府信息公开问题?